Connect with us

Saaspad | China Tech & SaaS News, Trends & Insight

AI专家紧缺,硅谷巨头依赖从学术圈挖脚研究员

洞察

AI专家紧缺,硅谷巨头依赖从学术圈挖脚研究员

AI专家紧缺,硅谷巨头依赖从学术圈挖脚研究员

作为硅谷近来的新宠,AI技术已被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苹果应用于他们的图像识别算法以及语音识别的虚拟助手中,并尝试策划将其应用到新闻和社会媒体报道中,通过个人定制服务来吸引眼球。对于小型创业公司,它同样炙手可热。 短短几年时间,AI领域的风投资金已经从2014全年32亿美元上升至20175个月累积的95亿美元。它被称为今年最强势的投资,也是雇员需求量最大的领域。

尽管该领域的研究可追溯至20世纪50年代,但直到最近AI才成为主流计算机科学领域的热点,面对这样的发展现状,仅有少数专家从事该领域的研究与工作(相对而言),且由于不少科技公司愿意以丰厚的报酬吸引学术领域的专家,使得该行业研究领域的人员持续减少。

据纽约时报称, Cade Metz详述了近年来大型科技公司是如何以高薪吸引AI专家加入的,年薪甚至高达50万美元。位于蒙特利尔的一个独立实验室Element AI如是说,“在世界范围内,只有不到1万人能够从事该领域较为顶级且棘手的研究”。在斯坦福大学,共有4名著名的研究人员在过去的几年中相继离开;在华盛顿大学的另一个AI中心,20名教授和研究人员中共有6名在休假中同时从事该领域的实践工作。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他们都暂别了学术界,谁来教授下一代AI领域的专家?

然而,这样的新闻已不再新鲜,早在2015年,Uber就挖走了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实验室的大多数员工,为公司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工作。在最初吸引了国家机器人工程中心的一些研发人员加入之后,Uber最终招募了40名前CMU员工加入其战队(粗略的估算,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员工来自NREC),其中包括一些类似部门董事的高层,据一位匿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家伙带走了整个团队。”

20163月的匹兹堡邮报中,有报道称Uber至今仍存在职位空缺(据NREC透露,他们将计划投入11万美金招聘1520名新员工),但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学院院长Andrew Moore对此表示不以为然“这些事情每年都会发生好几次,我们看重的并非现在,而是未来。”

据他所说,这样的事件具有周期性,研究人员往往从学术起步,然后再花费几年的时间将他们的研究转为商用,最终带着全新的视角与观点返回学术界。在2016 TechCrunch的采访中,他还说道,每年都会有515名员工请假离开供职于各大公司的技术部门,有的长达4年。最后,尽管不是全部,还是有一部分人愿意重新回归。

正如我们现在目睹的,希望各大科技公司(除Uber外)不只依赖从学术机构挖墙脚来获取员工,而是以更加有建设性的方式掌控全局。

像谷歌与Facebook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在员工培训方面有所投入,以帮助他们在AI领域加速成长。鉴于鲜有专家能从该领域中获利,像Facebook AI学院这样的项目诞生也旨在让工程师们从深度学习中得益;对于像谷歌在2014年收购DeepMind这样的并购案例来说,他们还能缓解AI领域从业人员短缺的问题,当然,前提是该领域始终有新兴公司存在。

即便如此,对于那些寻求具备博士级专业知识员工的公司来说,需求量远大于供给。出于对公司未来的考虑,如果科技公司希望吸引高端人才,他们就需要在雇用专家满足自己的需求和下一代人才教育培养之间做出权衡。

本文编译自FutureTense

Continue Reading
You may also like...
Hunter Liu的头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More in 洞察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