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Saaspad | China Tech & SaaS News, Trends & Insight

AI面部识别:可识别个人智商、政见和犯罪倾向

新闻

AI面部识别:可识别个人智商、政见和犯罪倾向

AI面部识别:可识别个人智商、政见和犯罪倾向

大学教授研究表明,现行技术可检测个人性取向,并表示该技术很快也将检测出人类犯罪倾向。

选民有权对自己的政见进行保密。但是,研究人员表示,不久之后,计算机程序就将一眼测出你是自由派还是保守党。更可怕的是,这种政见测试只需要一张照片就能做到。

斯坦福大学教授Michal Kosinski上周进行了病毒研究,研究表明,AI可以通过照片来检测人类性取向。他说算法能通过面部识别来预测许多特性,性取向只是其中之一。

他说,通过照片,AI将可以识别人类的政治观点、智商高低、是否有犯罪倾向、是否有特定人格,以及其他许多可能引起巨大社会问题的私人信息。

下面,Kosinski 向我们总结了脸部识别技术的优缺点,这些预测都有可能在将来引发复杂的AI道德问题、隐私问题和滥用问题。

他说:“脸代表了很多信息,比如你的生活经历,你的发展因素以及你的健康状况。”

人脸包含了大量信息,利用庞大的照片数据库和复杂的计算机程序,我们可以发现诸多个人倾向,并以很高的精确度分辨出关键特征。Kosinski研发的“同志雷达”AI系统,就利用了脸部识别算法,基于约会网站上的用户照片创建性取向识别程序,仅凭几张照片就能判断你的性取向,并且准确度极高(判断男性性取向准确度91%,女性83%)。

Kosinski的研究备受争议,并遭到了LGBT权利组织的强烈反对,他们坚称AI也会失误,并且反同性恋政府可能利用这类软件识别和迫害同性恋。

然而,Kosinski和其他研究者坚持认为,强大的政府和企业早已掌握了这些技术。在AI发展的进程中,相关的隐私保护和监管保障尚未跟上步伐,因此,披露潜在的危险反而是一种政策推动力。

Kosinski是组织行为学助理教授,目前,他正在研究面部特征和政治倾向之间的联系,初步结果显示,AI能有效根据人的面部特征来猜测其意识形态。

他说,根据研究结果,这种技术之所以能够实现,很可能是因为政治观点有遗传性。这意味着政治倾向可能与遗传或进化因素有关,因为这些因素会导致明显的面部差异。

先前的研究已经发现,保守党往往比自由党更有吸引力,这可能是因为长得好看的人更有优势,生活也更加顺风顺水。

Kosinski说,AI在鉴别极左或极右人士时最为奏效,但是,对大量保持中立的选民来说,AI测试就不那么有效了。“如果AI对一个人打出了很高的保守分,那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保守派。”

Kosinski在心理测量分析方面的争议性研究也让他名声大噪,包括利用Facebook数据来推测人格。数据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也使用类似的工具来吸引选民支持特朗普,这也引发了竞选活动是否应该利用选民个人信息的争论。

Kosinski说,面部识别也可能被用来进行智商推断,这意味着未来的学校可以根据面部扫描结果来选择学生。这个应用程序引发了一系列道德问题,人们尤其担心AI会用于测试儿童的智商基因。他说:“我们应该考虑能做些什么,防止我们活在一个基因至上的社会里。”

他提到,学校辅导员在观察到表现出攻击性行为的孩子的时候,会进行干预。他说,如果算法能够准确地预测哪些学生需要帮助和早期支持,会十分有帮助。“这些技术表面上听起来很危险很可怕,但如果使用得当或合乎道德,它们确实能改善我们的生活方式。”

然而,人们越来越担心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技术实际上依赖于片面的数据和算法,并会造成巨大的伤害。而这在刑事司法领域中尤其令人担忧,被用于刑事领域的机器,可以决定人命——如刑期和是否保释——这是基于法院和警察系统的片面数据,每一步都可能带有种族偏见。

Kosinski预测,通过大量个人照片,算法可以轻松检测出一个人是否为精神病患者,或是否有很高的犯罪倾向。但是,犯罪倾向并不等于犯罪行为,“即使是有高度犯罪倾向的人,也不一定会犯罪。”

他还引用了《经济学人》举的一个例子——夜店和体育馆在检测进场人群时,可能就得顶着压力去扫描客人的脸,检测潜在的暴力威胁。

Kosinski指出,在某种程度上,这与人类保安凭主观感觉来判断危险人士并无不同。

Thomas Keenan(卡尔加里大学环境设计和计算机科学教授)说,法律通常认定人脸是“公共信息”,他指出监管力度没有跟上技术发展:现在,我们已经可以从脸部信息入手,侵犯个人隐私,但却还没有相关的保护法。

Keenan说,可能只有悲剧真正发生时才会引发改革,比如一个同性恋青年被殴打致死,就因为恐同者用算法测出了他的性取向。“这样一来,政府就是在把人命置于危险。”

即使AI可以做出高度精准的预测,仍然有一定比例的预测是不准的。

“这么做是有侥幸心理的“Keenan说:“如果20次中有一次,或者100次中有一次,只要出现错误判断…就有人要用生命为AI的错误买单。”

本文编译自The Guardian

Continue Reading
You may also like...
Carlton Yang的头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More in 新闻

Popular

洞察